June 09, 2014

雨的樂章

在臨街的出租屋裏,疲憊無聲地侵襲了我,來不及看完壹篇睡前手機上的文章,冥冥中手機短暫的震動像醫生的電擊復律,沒有把我搶救過來。對我來說,世界就這樣停止了。在他綁架我最後壹個細胞的那壹瞬間,我放開了抓在手裏的手機,我放開了壹切:在另外壹個城市裏想我的孩子,和看著手機等待我回話的孩子他娘;在老家裏牽掛我的老媽;不知道在哪個角落的網友;還有那些在我的旁邊拿著手機和疲憊奮戰的工友。我是被偷襲的,所以我倒下得這麽早。他們沒有察覺我的離開。不是他們看的那段a片太吸引人,而是他們習慣了這離開前的沈默。習慣了離開前手機裏的世界Cloud Hosting
不知過了多久,邊上的人全倒下了。房間像剛經歷壹場惡戰的戰壕,橫七豎八,姿態萬千。而我是壹個抱負未成的勇士,壹個靈魂深處的聲音呼喚著我,我有了微微睜開雙眼的力量。
壹種音樂響起,撫上了我微微睜開的雙眼。或者不需要撫上,我也會放心的閉上。因為這是上蒼的樂章,只有我能聽懂。
我卸掉了盔甲,逃回了家鄉,躲在兒時的搖籃裏。還是母親熟悉的哼唱。只是那個年輕的少婦不再,那甜美的嗓音有疵。那豐滿的乳房不再,那嬌嫩的面容被皺紋覆蓋。我從上蒼的樂章裏聽出了辛酸,我的眼角滑過壹行眼淚。
我帶上了勛章,衣錦懷了鄉discount designer handbags。躺在席夢思床上,彈簧的伴奏和著柔和的霓虹。享受著和老婆依偎的時光,我的孩子也在夢鄉裏微笑。
在劉亮程的村莊,我聽到了那位網友的歌聲,我找遍了所有的房間與山頭,卻找不著她的身影。後來去了劉亮程家的麥地裏尋找,只看到了壹塊倒地的麥穗,很顯然這是人偷歡留下的。動物不需要藏在這麥地深處尋歡。
壹道閃電劃過了夜空,點燃了所有停在半空中的雨滴。雨滴帶著閃電的溫度落下,敲在了所有人的夢裏,雷聲把夢裏的情節推上高潮。
雷聲擊落了工地上的保險black volume cream,雨滴洗去了我滿身的疲憊,我睡得更香。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4:00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4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<< Page 1 of 1 >>
12kb generated in CPU 0.01, elapsed 0.0142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074 seconds, 71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