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e 25, 2012

如鳳凰一般活著

睡不著的覺,看不進的書,酗酒熏煙,一切歸於心中隱藏的火山開始作祟,而且不規律不定期不定量。壓抑,窩火,漠然,最後寂靜的燒完整個信念,勇氣,意志。於是最後換來個徒勞。說句真心話,我想逃亡這鬼地方,不願再面對如今窘迫且又頹靡的生活!我想換個城市住住,我的朋友告訴我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,我說再等兩年吧,我還要繼續這樣的生活兩年。換個城市在那裡再呆上兩三年,依然還是這空虛心燥的生活,我想只是不同的是或許自己會長大一點,心也會跟著老一點罷了。 -

我只想細細地品茗,然後靜坐在夜裡望著霧密的天空,聽著風聲讓心漸漸熟睡。奈何的是命運叫我顛沛與流離,我只好南轅北轍地尋找冥盤的
流水淌過的溪流帶著淡漠與傷神,徒添新的消愁,只好癲瘋或寂靜,等到日落西山或夜深無聲時,悄然默語。又昏迷間聽見房門吱嘎作祟,洗漱台未關緊滴水的嘩啦惡音,煩躁與疲憊不堪的起床,看見蹲在廁所未關門的室友,真的有種犯罪的衝動!

昨日還日曬汗流,酷暑難耐,今晚便大雨傾盆,冷風蕭蕭,如此生活,人生的困窘,幾乎到了高端,最慶幸的是我知道窘境還未到站,狼狽之山還未攀到山頂,用以木衲的眼去面對,用麻木的心去承受。雙腳已然發疲,雙手已然布繭,但窘境還未到站,我還須坐行。來吧,窘境,給我個爽快一刀;來吧,狼狽,給我個痛快一劍!好讓我啟程順利站,翻向自豪山!多舛的命運,絕望的境地,只求一烈火將我燃燒,好讓心中的冥鳳振翅。

一切都變為泡沫,我終於熬過了最後的戰役,一日三考,沒有來得及細算腦細胞死亡數,就感到襲擊而來的困乏。我望著被毀滅了晴朗的陰天,我突然大笑起來,猙獰卻又可愛。我看見陽光刺過肌膚,聽見陽光帶動心臟跳動的音樂節奏,我知道我還活著。對,我還活著,至少我沒有死去。所以我要為了這而笑!只為我還活著而笑!人終有一死,我不願意死的窩囊如垃圾,讓人藐視甚至厭惡!我活著,正如今日作文寫到:人,當且應當如鳳凰,遇火重生;人,當且應當是鳳凰,因為重生在火海;人,當且應當化為鳳,在災難的火海中獨自醒悟獨自新生!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8:5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7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<< Page 1 of 1 >>
12kb generated in CPU 0.03, elapsed 0.0388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267 seconds, 77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