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 24, 2015

人生旅途漫漫

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,平仄的光陰裏,依然守候著這一阕深情,借季節的風依托著我的思念傳遞給你。秋風起,相思隨,時光煮雨,輕卷簾栊,輕擊心底的驿動。回眸,總有一段光陰,潤澤季節的薄涼,一滴清淚,紛然如昨,洇開了濡濕的記憶,歐亞美創醫學集團剪一段清愁,研一池墨香,寫意成最初的模樣,憂傷的旋律,萦繞著深深淺淺的印記,碎撚含香,點染這一季的詩章。 more...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9:2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8 words, total size 4 kb.

July 10, 2015

我會一直等你回來的

夜默言無聲,一個人的夜晚,一個人的孤燈,一個人惆怅的心思誰人懂。在黎明前悄然醒來,淚落兩行,無助彷徨,暗夜如此淒涼,伴隨著刻骨的憂傷,獨倚窗前空對月,月下相思到天明。
七月未央,歲月如歌。轉眼又是一年盛夏,日子在真情中遊走,流年在平淡中沈浮。風情萬種,塵世與共;還不如放手,浮生如夢。情難卻,言語治療心難留!
"你不在了,我會怎樣?”"我會去找你”"如果找不見呢?”"我會一直,一直,一直找下去”。但很多時候也會害怕一直的去找尋一個人。害怕如果向前走著走著,就再也找不到你的蹤影。
more...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9:25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3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March 04, 2015

如果記憶可以忘記

我不想見她。
因爲我怕她的苦難讓我心疼地不能呼吸。
可她卻一次又一次地坐在我的面前,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她的苦難。而我又一串又一串地爲她落淚。
她說,她上輩子一定是做了虧心的事,老天才這樣地處罰她,才讓她今生過得痛不欲生。
她是很好的女人,長得高挑、文靜,說話也細聲慢語辦公室設計,一副從不惹人的模樣。可命運卻不能厚待她。先是丈夫的背棄,再是摯親摯愛的離去,一一的打擊,讓她如同現實版的祥林嫂。
more...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9:05 AM | Comments (3)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5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January 05, 2015

母愛如水,父愛如山

愛是壹道光,如此美妙,指引著我想要的未來。
有這樣壹種愛,默默無聞,不求回報;有這樣壹種愛,無怨無悔,無以言表;有這樣壹種愛,助我成長,伴我飛翔。這愛,如炎炎夏日中壹杯清涼甘甜的水,沁人心脾,回味無窮。那就是父母之愛脫毛方法
more...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8:37 AM | Comments (10)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2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July 30, 2014

生活就是這麽回事

   生活就是這麽回事,總是從壹個起點走到壹個終點,然後又從壹個終點走向壹個新的起點。生活就是這麽回事,每壹天都有自己想不到的喜怒哀傷,所有的驚喜、失望以及感悟總是伴隨著每壹天到來的。
more...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7:17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2 words, total size 5 kb.

June 09, 2014

雨的樂章

在臨街的出租屋裏,疲憊無聲地侵襲了我,來不及看完壹篇睡前手機上的文章,冥冥中手機短暫的震動像醫生的電擊復律,沒有把我搶救過來。對我來說,世界就這樣停止了。在他綁架我最後壹個細胞的那壹瞬間,我放開了抓在手裏的手機,我放開了壹切:在另外壹個城市裏想我的孩子,和看著手機等待我回話的孩子他娘;在老家裏牽掛我的老媽;不知道在哪個角落的網友;還有那些在我的旁邊拿著手機和疲憊奮戰的工友。我是被偷襲的,所以我倒下得這麽早。他們沒有察覺我的離開。不是他們看的那段a片太吸引人,而是他們習慣了這離開前的沈默。習慣了離開前手機裏的世界Cloud Hosting
不知過了多久,邊上的人全倒下了。房間像剛經歷壹場惡戰的戰壕,橫七豎八,姿態萬千。而我是壹個抱負未成的勇士,壹個靈魂深處的聲音呼喚著我,我有了微微睜開雙眼的力量。
壹種音樂響起,撫上了我微微睜開的雙眼。或者不需要撫上,我也會放心的閉上。因為這是上蒼的樂章,只有我能聽懂。
我卸掉了盔甲,逃回了家鄉,躲在兒時的搖籃裏。還是母親熟悉的哼唱。只是那個年輕的少婦不再,那甜美的嗓音有疵。那豐滿的乳房不再,那嬌嫩的面容被皺紋覆蓋。我從上蒼的樂章裏聽出了辛酸,我的眼角滑過壹行眼淚。
我帶上了勛章,衣錦懷了鄉discount designer handbags。躺在席夢思床上,彈簧的伴奏和著柔和的霓虹。享受著和老婆依偎的時光,我的孩子也在夢鄉裏微笑。
在劉亮程的村莊,我聽到了那位網友的歌聲,我找遍了所有的房間與山頭,卻找不著她的身影。後來去了劉亮程家的麥地裏尋找,只看到了壹塊倒地的麥穗,很顯然這是人偷歡留下的。動物不需要藏在這麥地深處尋歡。
壹道閃電劃過了夜空,點燃了所有停在半空中的雨滴。雨滴帶著閃電的溫度落下,敲在了所有人的夢裏,雷聲把夢裏的情節推上高潮。
雷聲擊落了工地上的保險black volume cream,雨滴洗去了我滿身的疲憊,我睡得更香。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4:00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4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May 27, 2014

映山紅的味道

那壹年,我們把木頭做成紅櫻槍,然後排成隊沿著花崗巖鋪成的石板路走村串戶,壹路上唱著電影《閃閃的紅星》中的《映山紅》:

"若要盼得喲紅軍來,嶺上開遍了映山紅……”
從冬天到春天,沒有盼來紅軍,但映山紅終在寒食節期間開在低低的山崗上,這時只要有壹點空閑,我們便在山崗上采食映山紅。

酸中帶甜是映山紅花朵的味道,在那物質貧乏的年代, 映山紅的花朵是我們最愛的甜品, 我們把映山紅的花朵采下來用棉線穿起來掛在脖子上隨時吃,家裏到處都是映山紅 ,而映山紅似乎憐憫我們開得愈鮮艷,整整壹個月, 映山紅開了壹茬又壹茬,從山崗到山腳, 從山腳到山崗,唇舌被染成紫色。

三十年之後,我陪朋友去擱船尖、新安江之源六股尖看映山紅時,總感到時下的映山紅沒有那個時候的鮮艷,也沒有那個時候親切,或許是霧霾的緣故,但對於都市的人們仍有誘惑,他們不遠千裏,前赴後繼是為了那萬綠叢中的壹片紅,當霧霾困惑之時,安利呃人 映山紅給他們是驚艷,而對潘冬子來說映山紅給他的是希望,至於我,映山紅是壹頓美味。我不知道,現在還有多少人在唱《映山紅》,但我堅信不會再有人說映山紅是烈士鮮血染成的,也不會再有人連吃壹個月的映山紅。

歷史就是這樣冷酷,隨著時間的洗滌,壹切將會淡忘.

而清明時節,村背後的那道山崗依然開滿映山紅M2數學,而我,也只在這時才會想起當年采食映山紅的情景和那首唱不完整的《映山紅》:

"夜半三更喲盼天明,寒冬臘月喲盼春天 ”

"若要盼得喲紅軍來,嶺上開遍了映山紅”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6:34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8 words, total size 2 kb.

May 22, 2014

已经二十有六了

在起筆前,我瀏覽過好多個網站,也讀過壹大批關於二十六歲的文章,但始終沒有壹篇屬於我,於是才有寫這篇文章的必要。在那些文章裏雪纖瘦黑店,要麽是依舊焦灼,要麽是抱怨,要麽是勵誌,要麽是告誡。是的,沒有壹篇屬於我,我不需要別人告訴該如何去活。
二十有六的我,不想去前瞻,也懶得去回顧。無論三十還是二十三,與我都相隔著壹段距離。二十有六,我有些想改變現狀,同時又有太多慵懶。這壹年讀過壹些書,但已沒有盡心盡力認真讀過壹本;這壹年連文章、日誌都懶得寫;這壹年生命有太多空白。
昨天帶學生到人才市場轉悠,試圖讓她們獲得壹些相關於找工作、面試的技巧和經驗。在人才市場裏的壹個細節引起了我的驚覺,這也是寫作這篇文章的原因之壹。在人才市場裏,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再把我當做求職者,而是招人單位。
為什麽會這樣?其實在幾年前我都還在找工作,這兩年裏的我發生了什麽。我很自信,自己的外表與幾年前還沒發生任何改變,肌肉依舊張力十足,臉上也還找不到壹絲皺紋。換句話說,我還保持著二十三四甚至是二十壹歲時的容顏。
可差別已經是如此的大。我知道,是眼神說出了壹切,這些年的歷練、雕琢都刻畫在了眼睛裏。眼光已不再清純得壹覽無余,我也不願意去偽裝那傻傻的年輕。是什麽就是什麽,懶得去偽裝和修飾,這就是我現在的樣子。
不屑回到從前,也懶得去打量將來,更多的是心安理得的貪於現狀。雖然身在人才市場,但我根本就沒有進入求職狀態,並沒有把求職的那份心給帶來。身在曹營心在漢,眼睛裏不再有求職時的謹慎、焦慮和急切。
就那麽兩三年,壹個人的變化是如此之快!二十有六,嘴上還不時的刀念著改變,也還未徹底的死心,但實際行動已經非常遲緩,代之於茍且偷安。幾年前的雄心壯誌也早已煙消雲散,轉化為偶爾午夜夢回時的寒顫。
拿著微薄的工資,做著毫無前景可言的工作,混吃等死,過著壹種五六十歲人的生活。僅此也就罷了,關鍵是還心安理得,不思改變。我無法看到自己在人才市場時自己的眼神,但是完全可以想象,它早已變得汙濁瑪姬美容
很難想象下場求職面試時,我的心態和樣子。還有沒有謙卑、謹慎,還有沒有急切?能不能不扯自己那些陳芝麻爛谷子般的經驗,能不能放下自己不值壹文的臭姿態。面試會不會轉變成老氣橫秋、油腔滑調的談判?
仿佛所有發展上升的空間和渠道都已被安於現狀、不思進取所堵死。我覺得自己不該是這個樣子,而事實上已經安然的接受了這個樣子。壹年前,我都還不是這種狀態,至少還會焦灼,至少還會寫《三十而立》那樣的文章。如今,什麽都沒了。
在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,我壹直保持平靜,靜如壹汪死水,擊不起哪怕是壹絲壹縷的漣漪。這確實是壹汪了無生機的死水,散發著讓人惡心的氣息,可是我早已習慣了。我甚至還敢向學生宣講我這醜陋的二十六歲,早已變得無恥的人又怎麽會在乎所謂的面子?
寫到這裏,情緒開始蠕動,有了那麽壹點點反映。仿佛它開始受不了這自責的言辭。人是虛榮的,心也是,哪怕是自己和自己也不能避免。我不知道下壹刻,會不會憤恨、會不會自責,如是,那倒是壹件好事。
我感覺仿佛不是在寫自己,而是持刀的醫師,熟練地解剖著他人的屍體,無關自身痛癢,不帶任何感情,自始保持著平靜。只到內心隱隱有些被刺痛的時候,才醒悟原來手術刀切割著的正是我自己。很難想象會如此麻痹。
我是有些喜歡這種解剖帶來的陣痛的,因為只有疼痛才讓人感受到存在的真實。我不知道除此之外還有什麽可以證明壹個人的存在。痛,擴大了生命對自身的感知和意識,越是痛苦就越覺得真實。仿佛痛才是生命應有的狀態,其他都太過虛幻和短暫,經不起掂量和咀嚼。
心已有些隱隱,可馬上又稍縱即逝,怎麽也痛不起來。原因很簡單,我立馬被另壹個問題所幹擾:都快十點了,我還沒吃晚飯,iphone 4手機殼似乎速去食堂才是首要。二十有六,想讓自己痛都已痛不起來,反而倒是最微不足道的吃飯變得比其他壹切都重要。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3:03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7 words, total size 5 kb.

March 05, 2014

明媚了黯淡無助的心靈

春天終於來了,時隔出院的時間已經十四年。漫長的孤獨的夜,伴我走向春夏秋冬。壹夜春風,壹夜涼。春風,送來了溫暖的問候;春雨,滋潤了幹涸的心靈;春天的花朵,芬芳了幹澀的笑容;春天的陽光,明媚了黯淡無助的心靈。文字,ipad 保護套如春的精靈,踏著水壹般的小碎步,悄悄溜進我濕漉漉的眼睛,讓我感受文字的魅力與溫度。

心,想要自由,卻飛不出作繭自縛的牢籠。我想用文字,作為打開鐵籠的鑰匙;我想用文字,為自己高歌壹曲,放歌天涯,可是誰能與我壹起讀萬卷書,行萬裏路;我想用文字排解心中的苦悶,文字,如夜的薩斯風,在文字聖殿的舞會,引領整個舞臺的節奏洪卓立,它釋放的旋律,絢爛而妖嬈,繾綣而浪漫,可是誰能與我共舞壹夜的迷幻舞蹈;我想用文字,踏入眾人歡笑的國度,愛上迷戀文字的人,愛上在文字裏默默行走的人,愛上將心聲躲藏在文字裏的知己,將孤獨奔放在文字的黑夜裏獨舞的閨蜜,將小小的心事都快樂都融入在暗香浮動的墨香裏的生死之交,可是誰又明明白白我的心?

生活,離不開愛妳的人和妳愛的人;離不開柴米油鹽醬醋茶;離不開夢虹般的夢;離不開領導才能憂郁與快樂;離不開酸甜苦辣。文字,像生活,有豐富的畫面,拔開那金燦燦的稻谷,寫下豐收時的喜悅;有雨天裏春水的甘甜,滋潤著每壹寸的土地;有冬日裏的千裏冰封,萬裏雪飄,壹派壯觀的景象。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6:32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5 words, total size 2 kb.

<< Page 1 of 1 >>
35kb generated in CPU 0.02, elapsed 0.0356 seconds.
33 queries taking 0.0149 seconds, 87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