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y 20, 2012

是網絡文學的心願

網絡的發展普及,給我們草根寫作者提供了作品展示及文友相互交流學習的平台。無論水平如何都可以一顯身手,這是一件愉快之事。同時也是給了一些熱愛創作的草根們一次被伯樂發現的機會,甚至是成為真正作家的機會。

面對一個個原創文學網站。我們看得也是眼花繚亂,為了能夠得到更多關注和點擊率,為了得到更大的提高和進步。我們會選擇自己鍾愛的網站註冊會員發表文章。有的會把這里當成一所學校,一種文學雜誌,有的還會認為這裡就是一個家,有溫暖,有關愛。更會認為我們會在這裡健康茁壯地成長,會得到更多的重視,會又更多有利於寫作的機會。於是,我們會像一個剛學走路的孩子,小心謹慎地在這個平台上行走。當然,內心充滿了信任,信心百倍無比堅強。在這個情感日漸淡薄的現實中,我們對文學網站又付出的自己的真情,把它看做了一座山,一個依靠。

投稿後,滿懷熱情地期待審核結果。當看到作品通過後,是那麼的激動興奮。其實,最想看到的是編輯的評語。對於作者來說,那就是一種認可,一種客觀認識文章的最佳途徑。每一篇文章,作者都是付出情感的。從主觀上來言,自己的文章是最真情最好最棒的。可作為一位真正的愛好者,必須要理性地去接受自己的作品。正確認識自己的優點和缺點,更能讓自己在今後的寫作中得到更好的改進和提高。所以,我們絕不能禁錮在封閉的空間裡獨自思考。而是,要多向一些人請教,多跟一些人探討,當然,不能只接受自己的亮點,容不下半點不是。相互吹捧自以為是的交流和探討,是沒有任何意義的。

作為編輯,我們雖然沒有接受過正規的培訓和輔導,並且還都是無報酬,自願的服務。但我們依然肩負著無形的責任。那是對草根作者的負責,那是對草根文學的負責。可能我們的水平有限,但我們只要以誠相對,謙虛謹慎的審核。那就不僅是一種交流學習的過程,更是一種自我提高自我鑑別的過程。如果總感覺自己路路皆通,又無比自傲的話,審核的結果就會出現感性偏激,引起作者的質疑和不滿。如此一來,我們發表文章,審核文章就失去了應該的意義。

作為編輯,如若不能提升自身綜合素質及相應的寫作審讀能力。是不能對一篇文章進行較好的解讀分析的,就別說什麼相互交流學習了。那樣只能是一種誤解誤評。這樣以來不僅不利於作者,也不利於自己。編輯是有著一種義務,一種責任的。不是隨心所欲,更不是把自己文章變成人情精華的過程和途徑。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4:29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6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July 12, 2012

割捨不了的思念

這一條長長的峽谷,飄逸著一路的桂香。想必是當初廣寒宮的仙子,寂寞的在天上偷看人間,被這江南美景所吸,迷戀之下,眷眷不捨,刻意在西湖以南,滿覺隴這個青蔥的靈秀之地輕舞長袖,灑下一粒桂花種子;又或是月宮裡無休止砍著桂樹的吳剛,無意間震落的一粒桂子,從此八月末央,落桂如雨。

長谷似長巷,深深深幾許。漫步走近滿覺隴裡,兩旁,四周,屋前,屋後,滿坡,金桂,銀桂,丹桂,一叢叢,一片片,一層層無處不桂,舉目皆"金” 。這讓我想起了清人張雲熬那首七言絕句:"西湖八月足清遊,何處香通鼻觀幽?滿覺隴旁金粟遍,天風吹墮萬山秋。”白如粉雪的銀桂,淡黃似米蘭的金桂,橙紅如火的丹桂,交錯在一起相互爭艷,勾畫成了一幅絕妙的風景,懸??掛在滿覺隴裡深秋的季節。

行走其中,彷彿聽見一曲悠綿的笛音,清揚在瀟瀟的暮雨,那些含著深情的音符穿透了雨中的窗櫺,徘徊在桂樹之間,是不是桂花也聽得醉了,輕輕舞動身子,頓時密如雨珠,香氣溢出。象雨般的花兒,飄落在身上,飄落在地上,輕輕俯身捻起在掌心,便有一種憐惜沒來由湧上心頭,便有一種傷感悄然侵襲,弄濕了我心底擱淺的舊愁,或許,誰都不是彼此這粒泥土下的桂子,因此無法將根深扎,秋光老盡,花落塵埃,難以停留在今生今世的婉約裡,這一季開過,下一季不再复來。

風輕輕地拂,鳥兒歡快的唱著歌,桂花搖曳著婀娜的舞姿,整個滿覺隴都沉醉在花香之中,沁入肺腑。讓人痴痴如夢不知身在天上還是人間。桂下小坐,聽憑風吹一身的花蕊,疏疏落落,淅淅瀝瀝,恍如行走在雨絲纏綿之中,清涼的,麻酥酥的舒服,"滿隴盡是桂花雨,一路芬芳入杭城。”難怪有那麼好聽的名字叫"滿隴桂雨。”真是名副其實。

夕陽遲暮中,在木屋木椅的路邊小茶館坐下,聽當地老人的一曲評彈,品一口桂花雨釀製的花茶,琵琶聲聲,香氣縈繞中漫開一張張安詳沉醉,深深紋痕的臉龐。那臉上分明有一種慈祥,有一種寧靜,淡然而平和,心瞬間燃起一份感動。倘若光陰就這樣老去,我願在心裡設一座高壇,供奉這些天籟般的聲音,這些和我父母一樣定格在歲月深處的蒼老容顏。

日賞桂,夜賞月,這該是滿覺隴最浪漫的真實寫照。當黃昏來臨,盼得月上枝頭,靠一竹椅,坐於桂花叢中,襲一身幽幽桂香,偷聽桂花悄悄私語,呢喃著情話綿綿,遙望天上明月,愜意之極。白居易有詩寫道:"山寺月中尋桂子。”只是不知白公當年在郡六百日,入山二十回,宿因月桂落,如此流連桂叢,可曾拾得一枚月中落下的桂子?

想這世間只怕再也沒有什麼地方比得上江南這般月色了,月光一照,滿地相思,點點都是情人的眼睛,思鄉的眼睛,片片餘輝,在桂花樹影中交錯成相思的扣,鎖住離愁。

不知倚戶下,浪漫的風月在流年中輪迴了幾度嬋娟?深情回眸凝望的瞬間,和著金桂飄香的味道,等與盼交彙在天上人間。碧綠與金黃相遇了,寂寞輕輕的叩響溫暖的大門,為相思演繹千古絕唱。抬首只見浮雲圍繞著明月,不知那月中孤獨的仙子輕舒廣袖,可曾舞盡了這世上的種種無可奈何?那莽漢吳剛是否還在砍著桂花樹,是否釀製成了那一杯寂寞的桂花酒?還有那捲縮在桂花樹下的小玉兔,眼睜睜看著人間,是否看淡了悲歡離合?

Posted by: lonelygoose at 04:00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0 words, total size 4 kb.

<< Page 1 of 1 >>
17kb generated in CPU 0.02, elapsed 0.0365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234 seconds, 81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